早乙女花庭

※杂食
Fgo:岩窟王/天草中心
Aph:普/英中心

缔切禅:

虽然三次元这边要炸了…………
也正因三次元这边炸了………
博主没有办法
只能来求求各位老板看看我吧!!!!!!!😭😭😭

*之前的稿子交了定金的麻烦私信提醒我一下,应该没有遗漏的…
*之前排了单的朋友,我…………对不起啊啊啊因为时间太久人又太多来源也乱已经记混了啊啊啊………以后就不口头谈了以定金为准T T
*最迟7月动笔,不接急稿,让我先忙完这一阵……………
*感谢帮忙扩散的朋友,7月1日从小蓝手+红心中抽一位画头像🙏

【伯爵咕哒♂】《春风游步道》

这次特异点被解决的速度很快。

在与迦勒底商定完毕后,藤丸立香,岩窟王,织田信长和冲田总司又在私下一番讨论,决议在特异点停留一段时间,权当是久违的假期。

特异点修复后,正好是樱花烂漫的春季。粉红色的花瓣在空气中纷纷扬扬地落下,在地上堆成一个又一个绚烂的花丘,每一次吸气都会被清淡而馥郁的樱花香给淹没。

午后的空气中的气息仿佛微微发酵的奶油,藤丸立香正独自在中心公园的一条小道上散步。阴影从上方撒下,并不晒人的阳光给人以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Master!!!汝与吾在这个特异点一起来场野餐如何!”

先斩后奏是典型的魔人Archer风格,织田信长突然从道路前方的拐角处跳了出来。面前身材娇小的黑发少女明显是一副已经准备完全的打扮,柔顺的乌黑长发被缀有少女气息饰物的发绳高高束到脑后,身上黑红配色的披风早已换下,变成了一套与樱花同色的小纹和服。

明明生前是被称作“第六天魔王”的可怕存在,但在藤丸立香眼中,此时的织田信长只是一个完全融入了春日气息的可爱少女罢了。

“太狡猾了—————!!!这个主意明明是冲田小姐先想出来的!”

冲田总司脸上带着不满从拐角走出来,身上还披着那套熟悉的羽织。或许是立香“为什么冲田小姐不换衣服”的疑惑目光太过明显,冲田总司别过脸去咳了咳,以掩饰自己莫名的羞怯:

“Master你这是什么眼神啊!本来我也是准备换衣服的啦,可是你看!冲田小姐原本的灵衣和这片樱花海不是超搭的吗———”

少女一身淡粉的振袖和服与背景的一片樱花相互映衬,倒也显得颇为协调。

“没错呢,冲田小姐今天很漂亮哦。”深知自家英灵是在求夸奖的立香微微一笑,换来总司脸上比樱粉色更甚的红晕。

“啊———对了!那个达芬奇说汝也有新衣服哦!”

一旁的织田信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往藤丸立香的身上一扔——

“砰”的一声,藤丸立香感觉自己的身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新,新衣服?等等,我是怎么穿上的啊!?”

一旁已经开始吃起三色团子的冲田总司口齿不清地好心补充:“嗯姆……据说是达芬奇亲的新礼装喔!”

不,所以说到底这个一扔就能换装的礼装到底是什么原理?我该说不愧是达芬奇亲研发的东西吗!?

自觉槽点太多的藤丸立香干脆闭上了嘴巴,他抬头看了一眼,发觉似乎少了什么人:

“————对了,爱德蒙在哪里?”

“我在这儿,我的亲爱的共犯者哟。”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藤丸立香下意识地向后转,却撞到了后方男人的胸膛,被一把拥入男人的怀中。鼻尖满满地萦绕着岩窟王特有的烟草气息,藤丸立香赶紧后退两步,脱离了这个令人尴尬的姿势。

立香抬起头,看向这位已经更换了一身日本大正时期服装的白发从者。被御主以疑惑目光注视着岩窟王挑了挑眉毛,没有把对少年自作主张离开自己怀抱的行为的些许不满表现在脸上。

岩窟王晃了晃手里的物件:“我刚刚去万屋里买了酒——我听说日本的清酒很不错。生前没有品尝过,现在难得有机会,就想试试看。———难不成你是想和我一起喝吗,我的共犯者哟?”

在岩窟王具有某种强烈暗示的目光的注视下,立香僵硬着身体,脸色通红地转过身,飞速走进前方的樱花树林:“那,既然这样,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去野餐吧——”

被落在身后的岩窟王倒也不生气,只是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耸了耸肩迈开腿走到了藤丸立香身侧。他俯下身子,在立香的耳边用仿佛情人耳鬓厮磨般的缱绻呓语的口吻道:

【Tes yeux, il y a des milliers d'étoiles, comme tu sourire comme des fleurs.】*

即使经过了迦勒底的恶魔补习,立香贫瘠的法文知识仍不足以使他听懂岩窟王这句直白而热烈大胆的告白性质的耳语。但是,仅仅是岩窟王在他耳边说话时喷在他耳廓边的、富有男性荷尔蒙的吐息,就足以使立香的脸色爆红了。

一旁被圣杯赋予了现界知识的织田信长和冲田总司却是一下子就听懂了岩窟王的居心不轨,两个花季少女一边一个叫着“汝这个无礼之徒!”,一个喊着“无赖!流氓!”,一边试图把这个敢调戏Master的家伙打回英灵座。

在笑闹一番之后,立香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公园里最大的樱花树下。冲田总司贴心地铺好野餐垫后,而织田信长从她的异次元口袋里拿出野餐用具和食物,两位少女等不及地开始叽叽喳喳聊起天来。

岩窟王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藤丸立香旁边,径自打开酒坛子的封盖,转头准备询问自家的Master要不要喝酒,却发现少年正盯着自己的脸看得出神。法国男人轻笑一声,没有阻止少年的专注视线,而是换上了一副绅士的口吻:“怎么样,我的共犯者,你难道是想要和我一起品尝吗?”

被偷看对象抓了个正着的立香一阵心虚连忙别过视线,把整个脑袋像鸵鸟一样埋在臂弯里,试图掩藏起自己染上了红晕的脸颊和双耳。

在终于反应过来,察觉岩窟王说了什么之后,立香慌慌忙忙地摆了摆手:“虽然我也很想试试看,但按照法律规定的年龄,我还是未成年啦———”

少年的脸因为沮丧而皱在一起,殊不知他仿佛撒娇一般挑起的尾音和撅起嘴时的可爱神情完全落在了岩窟王的眼睛里。

岩窟王眯起了双眼,举着酒坛斟酌片刻,最后用看似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呵,法律?太天真了,我的共犯者哟。在这个残破的,人理冻结的世界里,难道还有谁能审判你吗?”

岩窟王的大胆发言好像给了立香以莫大的勇气。他用眼角瞟了瞟一旁正在樱花雨中嬉笑打闹的冲田总司和织田信长。在确认她们没有看着自己这边后,立香犹犹豫豫地把自己的坐垫向岩窟王的方向挪一步,再挪一步,在一番磨磨蹭蹭后终于坐到了岩窟王的身边。

“是,是爱德你说没关系的喔……那我就试试看……!我就喝一小口!嗯!”

完全不知道是在向谁保证,并且不知道脸上无比明显的期待和跃跃欲试的神情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立香终是敌不过新鲜事物的诱惑。他伸出手准备把酒坛拿过来,却先一步被岩窟王轻柔的动作叩住了手腕:

“我的共犯者哟,不如让我来为你斟酒如何?”

闻言,立香猛的抬起头,视线却正好落入岩窟王眼中的十字星里。

或许是周围微醺的气氛太过温暖,又或许是这一片樱花雨的花香太过美妙。藤丸立香看着岩窟王溢满笑意的双眸,居然怔怔地点了点头。在清醒过来,想起刚刚自己失神的模样后,立香别过头,咳了咳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却不知自己正好错过了岩窟王在自己答应他后眼中流露一抹暗色。

立香赶紧挪回自己的位置去拿酒盏。趁着御主不在的片刻,岩窟王不紧不慢地独自抿了一口清酒,眸子里闪烁着晦暗的光。

在立香取完酒盏,回到坐垫上的一刹那,岩窟王一把搂过立香的肩膀,吻上了自己早已急不可耐地想要品尝的少年的嘴唇。他熟练地撬开立香的唇齿,将舌尖甘甜而的清酒尽数渡入少年口中。













在完全沉溺于这个绵长而充满荷尔蒙气息的吻中的前一刻,藤丸立香看见的,是法国男人身后满天飞舞的粉色樱花。

—————————————————————

*:岩窟王说的话是:“你的眼中有万千星辰,你绽开笑颜的模样仿佛百花盛开。”